您的位置::麦岭新闻 >科技> 任正非:不担心对手打垮华为

任正非:不担心对手打垮华为

来源:新浪科技内容,谢谢。

9月26日下午,任郑飞和华为战略部总裁张文林与美国著名计算机科学家杰瑞·卡普兰和英国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彼得·科克伦进行了交谈。在这次咖啡讲座中,几位嘉宾讨论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及其对社会的影响,以及华为5g和6g技术的研发和应用。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谈到了人工智能对未来人类就业的影响。他说人工智能只会创造更多的财富,给社会带来更高的效率。随着财富的增加和效率的提高,就业问题自然会得到解决。同时,人工智能是影响和塑造国家的核心变量,一个国家将因此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当被问及面对对华为5g技术的不信任,他是否会感到失望和遗憾时,任郑飞说,“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有很多信任。”任郑飞表示,欧洲仍在大规模给予华为许多机会。他认为,世界给了华为许多机会,而华为已经非常宽容了。

任郑飞说,隐私保护应该得到科学的分析和管理,尤其是一个主权国家应该如何管理信件和数据。这是每个主权国家的事情,不应该在全世界建立统一的标准。

在提问环节,当被问及如何充分利用技术并实现技术包容性时,任郑飞表示,华为将技术视为技术,而技术只是一种工具。“我们认为5g是一个鸡蛋,而不是5g是一颗原子弹。我认为它可以被广泛使用。”

他不认为竞争对手会构成威胁,但会激励和推动。因为仅仅依靠自己总是督促他的员工好好工作是不够的。只有当狼带领羊奔跑时,羊才能最健康。因此,他并不担心强大竞争对手的出现,甚至华为的失败。

任郑飞说,“我估计我们的财务报表将是好的,而不是坏的,并且在明年上半年不会显著增长。到明年年底,人们会相信华为真的活了下来。2021年后,我们将看到华为恢复增长。”

对话结束时,任郑飞谈到“华为已经发行了300亿元债券”。他说,发行债券的成本很低,只有成本的4%,而“如果员工在企业中投资更多,成本太高,股息也太高。”

以下是本次咖啡对话的要点(由新浪科技编辑):

对话嘉宾:

人工智能;

大规模的新技术将在未来20到30年内产生突破。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说,人类社会现在正处于新理论和新技术爆发的前夕。在这个时代,大规模的新技术将在未来20到30年内产生突破。跨学科领域或单学科技术的突破将给我们带来新的机遇。

例如,任郑飞表示,电子技术将很快达到3纳米和1纳米,基因技术将在未来20至30年取得重大突破。它将在生物技术、生命科学和纳米技术中发挥巨大作用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电子更精确地穿透时与基因结合,社会形态会是什么样子?我们不可能想到。

任郑飞说,新时代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强大的机会之窗。在这个机会之窗里,我们如何才能更加努力地团结科学家、工程师和全世界来迎接这个新时代?这是我们所期待的。我们不必对难以置信的未来感到紧张。我们应该勇敢地迎接这个新时代。

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:一个新的社会命题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谈到了人工智能对未来人类就业的影响。他说人工智能只会创造更多的财富,给社会带来更高的效率。随着财富的增加和效率的提高,就业问题自然会得到解决。同时,人工智能是影响和塑造国家的核心变量,一个国家将因此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任郑飞认为,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应该把人工智能变成整个国际社会和社会结构发展的驱动力,而技术的发展取决于国家的基本能力——它包括教育、人才以及提供成熟的算法、计算能力和行业基础设施。"我认为这个时代的到来将使人类更加繁荣。"

至于就业,任郑飞说,人工智能为一个社会和一个国家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。人类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时代。当时,每个就业者都被要求适应社会结构,只要他接受中等程度的教育。然而,在人工智能时代,提高人工教育水平是可能的。在这一点上,每个国家都需要努力工作。成功不一定是一个大国。“我认为,由于人工智能的实现,许多中小国家也可以成为一个大的生产能力。只要我们有更大的创造财富的能力,我们就能给更多的人机会。”

谈论华为5g:

5g质疑?任郑飞:历史证明5g将为人类创造财富

在对话中,主持人问道,“为什么人们对华为和华为的所作所为如此不信任?”对此,任郑飞表示,历史将证明人工智能和5g将为人类创造财富。今天,人们仍然需要对新技术给予一种宽容和信任。

任郑飞说,在数百年前的工业革命中,每个人都不相信纺织机械,并将其粉碎。当火车第一次出现时,它也被嘲笑。中国高铁永文事故后,每个人都是负面的声音。然而,“今天没人说高铁不好。我估计有100人说高铁是件好事。”

任郑飞认为,人们应该给新事物一种信任和宽容。创新的最大特点是给每个人一种学术自由,让你思考奇怪的事情。“现在每个人都在争论5g。历史需要证明这些人工智能和5g将为人类创造财富。”

世界仍然给华为许多机会

当被问及面对对华为5g技术的不信任是否会感到失望和遗憾时,任郑飞表示,中国过去是一个贫穷的国家,也是一个落后的国家。每个人都认为中国赶不上。就像火车一样,当火车比马跑得快时,就会对新事物产生不信任。

任郑飞表示:“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有很多信任。”他补充称,欧洲仍在大规模给予华为许多机会。他认为,世界给了华为许多机会,而华为已经非常宽容了。“我已经满意了。我不能让每个人都理解我们,至少在短时间内是这样。”

张文林还表示,目前看到的所谓不信任主要来自一些不了解5g的人,而那些真正了解5g的人,包括运营商,一般都非常信任。“这也是为什么尽管有很多噪音和干扰,我们的5g业务发展得非常好。”

谈论对美国公司的5g授权:我们有信心赢

在对话中,任正非谈到“5g技术授权”,我们不是授权给所有西方公司,我们是授权给一家西方公司,而只是让你一家公司获得我们的许可。这样,它将有一个巨大的市场来支持它。我们认为这家公司应该是一家美国公司。"

任郑飞解释说,由于欧洲、韩国和日本都有自己的5g,所以应该在改进和发展的过程中进行调整。“美国现在缺少这种东西,我们应该给予美国公司获得这种东西的独家许可,它不仅可以在美国市场上,而且可以在世界上与我们竞争。”

任郑飞表示,他愿意毫无歧视地将华为5g技术授予一家美国公司。授权内容涵盖5g专有技术,包括源代码、硬件技术、测量和控制、交付、生产经验,甚至芯片设计。

“我们希望将来能从与欧洲、日本、韩国和美国相同的起点出发,为人类做出共同的贡献。因为我们有信心赢,我们有信心开放。”任郑飞说。

不要担心强大竞争对手的出现,甚至摧毁华为。

当谈到为其他公司成长为华为的巨大竞争对手创造机会的可能性时,任郑飞认为,首先,华为还将获得购买大量“木柴”的资金,并“在这项新技术创新中点燃我们,使我们变得更大、更繁荣、更有机会领导。”其次,华为引入了强大的竞争对手,迫使该公司19万名员工不要闲着或睡懒觉,因为“睡懒觉可能意味着死亡”他不认为竞争对手会构成威胁,但会激励和推动。因为仅仅依靠自己总是督促他的员工好好工作是不够的。只有当狼带领羊奔跑时,羊才能最健康。因此,他并不担心强大竞争对手的出现,甚至华为的失败。

“我真的很高兴打败了华为,这意味着世界变得更加强大。然而,如果华为跑得很快,我们将吃掉所有跑得很慢的羊,我们也不必砍掉跑得很快的员工。这些员工会被狼吃掉。怎么了?”任郑飞说。

将继续购买美国公司零件,不会记仇

任郑飞表示,当美国公司愿意向华为提供备件时,华为必须购买。“我们也不会有任何怨恨。”

任郑飞说,我宁愿华为少生产自己的零部件,也不愿购买它们。“为了保持这个社会的全球化,我们不会走自力更生的道路。这是一个封闭的结果。我们的长期理想是融入这个社会。”

谈论没有后门协议;

华为可以与任何国家和运营商签署后门协议。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表示,华为愿意支持欧洲对全球设备制造商和运营商进行“体检”。“体检”不允许走后门。华为有信心与各国签署“无后门”协议。

任郑飞表示,华为30多年来没有恶意动机,“尽管英国发现了我们的一些问题,但我们愿意改进。”

任郑飞表示,华为现已投入大量研发资金,解决适应欧洲gdpr的隐私保护问题。公司未来五年网络发展的既定目标是建立网络安全,即把隐私保护作为一个高层次的目标。二是建立一个非常简单的网络和击键设备,这将使网络更简单、更安全、更可靠和更快。“在这一点上,我们正在努力做这件事。我们敢于向各国政府承诺,我们可以保证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。”

论鸿蒙制度;

鸿蒙系统的终端服务目前仍在努力。

任郑飞说鸿蒙系统是为物联网开发的。它最大的表现是低延迟。然而,鸿蒙系统可以为终端提供服务。“我们现在还在努力。如果美国的转基因生物不能对我们开放,我们可能必须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一些努力。”

在互联网时代谈论去耦技术是不现实的。

任郑飞说,世界上没有两种生态和分裂的可能。

在他看来,美国应该仍然是世界领先的国家,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,拥有最强大的技术。它就像喜马拉雅山顶端的雪水。然而,如果喜马拉雅山上的雪水不被允许流下来,下面的庄稼将会干枯,上面的雪水将不会有太大的好处。上面的雪应该向下流动,灌溉下面的庄稼,并从庄稼中获得部分利益。这是世界走向全球化的目标。“虽然美国可能跑得稍微靠前一点,我们可能跑得稍微靠后一点,但我们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同一片雪水。”

他认为,当发展中国家无法获得供应时,它们会寻找替代方案。当山上的雪不能流下来时,山很冷,而且会冻得很硬。科学家需要吃饭,工人需要吃饭。如果他们不赚钱,科学技术就不能成为商业和商品,不能占领全球市场,其经济也不能运行。“所以,我认为客观事物不会迫使任何人脱离世界,也没有人能够重建一个地区的环境。只是实施形式相当崎岖不平,但不管道路有多崎岖不平,世界的道路是开放的,谈论互联网时代的去耦技术是不现实的。”

张文林还进一步解释说,无论哪个标准更开放,更拥抱世界,都将获胜。经历3g、4g到5g后,全世界都接受了3gpp标准,而另一项原本非常先进的技术和所有投资该技术的公司都走错了路。“因此,我们公司经历了整个历史。为此,我们拥抱世界,开放创新,合作共赢,我们坚信发自内心。”

隐私保护;

科学管理是每个主权国家的事情。

在数据和隐私保护问题上,任郑飞认为,不同国家的数据和隐私保护概念非常不同。中国人过去可能相对保守和落后,但现在他们变得更加开放。他首先举了一个例子——年轻人每天都在网上发布他们所做的一切。“这是中国年轻人和我们之间的区别。他们认为自己不需要任何保护,并坚持下去。”

其次,他指出隐私保护应该有利于社会保障和人身安全,也有利于社会进步。完全过度的隐私保护如果对社会造成伤害,那是不好的。现在,举例来说,无论你开车到哪里,你都会被拍照识别。这在权力范围内。通过这样的保护,公安基本上连小偷都没有。同时,它也可能导致危险的行为。

任郑飞说,隐私保护应该得到科学的分析和管理,尤其是一个主权国家应该如何管理信件和数据。这是每个主权国家的事情,不应该在全世界建立统一的标准。“只要这个国家能够保护好人而不伤害他们,并有利于社会秩序,这个主权国家就有权管理自己的数据。”

始终支持gdpr系统的华为设备必须牢牢认识到这一点

任郑飞在谈到中国将于何时颁布有关隐私数据保护的法律时表示,应颁布隐私保护法,并应非常严格地处理非法获取和应用数据的行为。

例如,他说,中国也出现了数据盗窃。诸如怀孕与否和谁是婴儿的母亲等信息已经被不良分子窃取,这些数据已经被出售给制造奶粉的公司,以便他们可以卖给用户。这是对隐私的暴露,是不正确的。

他认为,中国应加强相关保护,加强立法,严惩不贷。“我们一直支持欧洲gdpr系统,我们的设备决心实现这一目标。我也支持我国在信息管理方面的不断进步。我认为在过去两年里取得了很大进展。”

与此同时,他感到遗憾的是,逐步改变中国的隐私保护,让每个人都能生活在和平安全的环境中,是人们最渴望的幸福。

新技术;

华为不想成为商业霸主,希望为新技术做出贡献。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谈到了他对新技术的态度。他认为中国应该首先关注基础教育。基础研究使中国能够走上与世界其他国家相同的道路。目前,整个教育体系在美国和英国等西方国家仍然是最发达的,因为它对学术自由和宣传自由非常开放。相比之下,当中国统一教材时,它将获得更高的分数。中国科技的突破需要更高的领导人物。

他还谈到了华为在这种背景下的影响力。在他看来,作为一家基于全球化的公司,时代给了华为新的要求和机遇。华为有3万多名外籍员工,包括一大群科学家。华为拥有7万至8万名研发人员,包括科学家和顶级专家,他们共同构成了一个新的突破机会。

“我们只是想在新技术中为人类做出更多贡献,我们不想成为商业的独霸。我们不是上市公司,我们不寻求改善财务报表,我们寻求的是增强我们的实力。因此,我们觉得没有什么能限制我们。”任郑飞说。

科学掌握在少数人手中,以保护“少数人”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说,整个社会应该容忍新技术,因为没有学术自由就没有发明。

任郑飞说,当一项发明被创造出来时,它有时可能对人类有益,也可能对人类不利。发明创造后,我们应该慢慢理解它。例如,社会学家提出了许多关于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,但是“我认为这些问题至少在30年内不会发生。”我们不妨把人工智能的问题放得更宽大一些,不要继续阻碍人工智能的进步。"

任郑飞还认为,新技术、新科学和新思想总是突破人们的传统,不被大多数人接受。科学掌握在少数人手中。如果评估是通过网络投票进行的,那肯定是负面的,因为大多数人不理解。因此,少数民族应该受到保护。

技术应该选择通过市场竞争和比较来分享福利。

在提问环节,当被问及如何充分利用技术并实现技术包容性时,任郑飞表示,华为将技术视为技术,而技术只是一种工具。“我们认为5g是一个鸡蛋,而不是5g是一颗原子弹。我认为它可以被广泛使用。”

他认为,首先,技术不应该政治化,而应该通过市场竞争和比较来选择,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分享同样的新技术带来的好处。

在6g R&D;

华为6g和5g技术大规模并行开发6g还为时尚早。

谈到华为6g技术的发展进展,任郑飞表示,华为6g和5g技术在发展过程中是并行的,6g已经接触很久了。

他介绍说6g主要是毫米波,因为它有很宽的带宽,但它可能会牺牲传输距离。“因此,对我们公司来说,将6g投入实际运营仍然是一个非常早且有限的过程。”任郑飞说。

明年上半年,华为的财务报告不会大幅增长,当然也不会太糟。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说,“我估计我们的财务报表将是好的,而不是坏的,在明年上半年也不会显著增长。到明年年底,人们会相信华为真的活了下来。2021年后,我们将看到华为恢复增长。”

关于“发行300亿债券”;

任郑飞:提高社会信任的低成本

在对话中,任郑飞谈到了“华为发行300亿元债券”的问题。他说,发行债券的成本很低,只有成本的4%,而“如果员工在企业中投资更多,成本太高,股息也太高。”

任郑飞提到他起初不知道发行债券的事情,但当他看到外面的消息时,他打电话给资产管理部门说,“我们必须在最好的条件下发行债券,以增强社会的理解和信任,困难的时候我们不能发行债券。”

任郑飞表示,过去华为主要在西方银行筹集资金。现在西方银行的融资渠道慢慢不太顺畅。华为将转向国内银行筹集资金,并尝试一下。"不管怎样,他们愿意付多少债务就付多少,我们有更多的钱."

印度市场;

任郑飞:宽带数据通信需要适应政策

在问答环节,在讨论他对印度市场的看法时,任郑飞表示,印度政府需要考虑如何发布新的适应性法律和政策,因为印度过去只控制语音规则,并将其转变为宽带数据通信。“基础设施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。通信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,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”

张文林还认为,印度有很好的人才和基础。华为15年前在印度建立了一个大型研究中心,目前有3000多人,这个研究中心一直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他强调,印度市场一直是华为的重要市场。“这么多年来,我们在印度市场一直做得很好。印度市场的控制政策相对开放,与我们有很多沟通和交流。”

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

免责声明:

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麦岭新闻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s